为什么要管理和监督电视节目

在21世纪的今天,中国电视的普及和大众对电视日益增长的依赖已引起社会的关注。

每一个家庭里都有一台电视,而电视不像微博、网络或者智能手机那么复杂。因此每个年龄段的人都可以在电视上找到一个他们喜欢的节目。电视节目不只是给大众提供娱乐和新闻,它更代表中国的新文化。 正因为电视对大众的巨大影响,所以中国政府想控制电视媒体对大众将会带来的负面影响。如果要了解为什么政府不喜欢像《超级女声》这样的 选秀节目和像《非诚勿扰》的电视交友节目,可是支持像《蜗居》这样的连续剧,我们就要看这些节目给观众所表达的信息。《超级女声》和《非诚勿扰》改变中国人对女人、民主和金钱的价值观。与之相反,《蜗居》讲述的是老百姓的问题,也提醒了道德的重要性 。

以前毛泽东的目的是造建一个男女平等的社会。当时的红色娘子军就表明男人做到的事情,女人也做得到。而且毛泽东心目中的女人不是靠外表。但是像《超级女声》这类选秀节目对女人表达了一个和毛泽东心目中相反的形象。比方说,《超级女声》的女参赛者认为会唱歌只是成功的一小部分,有漂亮的衣服、化妆品或者跟电视台有私人关系对于赢比赛更重要。在《超级女声》电影里,一个女孩子说:“上次她没有过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头发很乱。”这样的话告诉女参赛者:一个唱歌的比赛靠的不是才能,而是靠外表或者其他因素。再说,《超级女声》只有女参赛者,这会影响社会对女人的印象:她们不像男人一样天天在一个办公室里面上班,女人只是电视上的一种娱乐。另外,这些节目会给女孩子一种不现实的梦想:成功不是靠努力读书,而是靠有名声。例如,《超级女声》电影里的女主角说她自己很聪明,可是不想读书了,因为钱和名誉比较重要。说实话,赢《超级女声》的机会很小,可是这些女孩子愿意放弃学习,因为电视节目令她们认为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可以一夜成名。换一句话说,选秀节目把女孩子的价值和能力变低了。

相比之下,《蜗居》给观众的信息就不一样。《蜗居》表现出女人面对家庭、社会和工作的困难。但是幸福不是靠男人就能得到的。例如女主角郭海萍是从名牌大学毕业的,有一个爱她的老公和一个可爱的女儿。可是她希望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这是很多女孩子的梦,但是实现梦想的道路还很遥远。她经过一段苦日子,例如天天骑自行车省钱,把女儿交给母亲抚养,因为城市里的消费太高。对一般的女人来说,郭海萍很坚强、不依靠别人。最终,她的梦想成真了。跟郭海萍相反的是郭海藻。郭海藻不像她的姐姐一样努力工作。郭海藻选择成为一个“第三者”,她靠一个男人给她房子、衣服和钱。两个姐妹的妈妈说过:“海藻这一辈子,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看她执迷不悟。”这句话说明了,幸福是要靠自己的努力,而不是想通过捷径来得到。看《蜗居》的观众会跟郭海萍一样努力地完成她的梦想,而不像郭海藻那样依靠他人,最终落得一个可怜、失败的收场。

中国政府想停播《超级女声》,因为这个节目的获胜方式像民主政治一样,是要靠大家的选票。政府不想让老百姓认为如果他们可以在电视上选择喜欢的人,也可以在政治上选他们支持的官员。如果大众有了这种权利,他们就会不尊重政府的决定。所以,在《蜗居》里面,反对政府的人没有好下场,但是老实的人会成功。例如,《蜗居》的男主角,宋思明是一个某市高官,可是他因贪污政府的钱而被政府抓了,而且出车祸死了。这说明,反对政府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相比之下,可怜的李太太就得到她要的,因为她很老实。李太太的一家人没有钱,只剩下一个旧的房子。但是,宋思明要把李太太一家人踢走,因为他要建新房子。李太太可怜地留在一个没有水电的房子里面不走。虽然说李太太被逼死了,但是她的坚强和道理还留在观众的眼里。如果人生像《超级女声》一样简单,可以选自己要的东西,那大众根本不会把政府放在眼里,更加不会像李太太一样坚强地达到她的目标。

在《非诚勿扰》节目里,观众们可以看得出钱对人的重要性。拜金比爱情还重要。在节目中有这样的情节:当一位爱好骑自行车且无业的男嘉宾问女嘉宾马诺:“你喜欢和我一起骑自行车逛街吗?”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更喜欢在宝马里哭。”此后,“我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就成为一句口头禅,在全国不胫而走,也被当成当代女青年的择偶标准语。这种的话会给观众,特别是青少年很坏的影响。这会教坏青少年:爱是靠车、房子和钱,而不是靠感情。虽然在《蜗居》里面钱也有重要性。比方说,没有钱就没有房子给家人住。当有钱的时候,一切就轻松了。但是,钱也有坏处,像郭海藻爱上了宋思明愿意做她的“小三”。其实郭海藻的母亲说过:“海藻爱的不是宋思明本人,而是宋思明那个光环照耀下的一种对所欲所求无不点头的畅快。” 郭海藻是爱上了金钱可以带来的的魅力,就像《非诚勿扰》的女嘉宾一样宁愿坐在宝马里哭。结果,郭海藻失去了肚子里的婴儿和宋思明。《蜗居》所表达的信息是真的爱情和幸福不是从拜金而来的。

中国政府想控制媒体特别是 像《超级女声》这样的选秀节目和《非诚勿扰》这样的电视交友节目,因为它带给观众负面的影响。这些节目不但不教年轻人怎么努力读书,而且还加强他们追求钱、民主和外表的价值观 。如果现在中国政府不控制媒体的信息,政府想要保留的文化就会慢慢地消失了。因此中国政府要加强对电视节目的管理和监督,给观众播放更多表达中国传统文化道德的电视节目。

高西

About these ad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