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剪头发的小说

每天我在中国骑自行车的时候,都看到很多美容院。从我的酒店到校园我看到五六家美容院,我从来没看到那么多美容院。美容院的服务员都是男人,穿的衣服很漂亮,头发又光洁又乌润,还化妆。看起来他们比我重视外表。我觉得很奇怪,因为在美国大部分的男人不重视他们的外表,在美国女人比男人重视外表,另外在美国大部分美容院的服务员是女人。我不明白,这让我困惑。在中国两个月以后,我决定去剪头发,因为我的头发太长了,觉得很难看,所以我跟三个朋友一起去一家美容院。我以为因为中国的美容院的服务员重视他们的外表,所以他们也会重视我的外表。我们决定去一家离酒店很近的美容院。我的朋友,张桂彬,已经去过一次。她有信心地说这家美容院的服务员很有水平,我们别担心,可是我们还很紧张,因为张桂彬说汉语说得最好,所以我们依赖她,她有很多发言权。另外她是亚洲人,中国的美发师习惯于剪她的那种头发,我们的头发不一样,所以担心美发师不知道怎么剪我们的头发。

我们一起进入美容院以后,每个人都看我们,因为我们都是老外。我们的皮肤很白、眼睛很大、双眼皮、头发金黄,跟亚洲人不一样。我紧张他问他们可以剪我的头发,然后这个服务员兴奋地开始洗我的头发,最后他兴高采烈地问我怎么剪头发。我不太清楚,所以我没有信心回答。我心里说“我希望他把我的头发剪得好。头发会重新长出,可是我想有好看的头发。”我非常紧张,所以我从杂志里面找到一个发型的照片。谢乐霞找到了最好的照片,然后我把照片给我的美发师看。

我的美发师叫Jony,Jony是这家美容院的老板,所以我信任他。剪我头发的时候我们谈了一谈。他觉得我非常漂亮,还兴奋地问我美国怎么样的问题,想都知到。他说美国是最好的国家,非常想去美国旅行,因为美国是最漂亮的地方,而且有还美国人非常非常漂亮。他剪我的头发剪得好,是我最喜欢的发型。我很高兴地说:“你很有水平。我从来没有那么好的发型。你应该去美国剪头发,因为有才能你会挣很多钱 。”Jony谦虚地说:“别夸张。我没有很多才能。你很漂亮,所以剪你的头发很容易。你是‘A Great American Beauty。”我脸颊慢慢变红了,我不太漂亮,他有些夸张了。他们比我漂亮,重视外表。对我来说人只要干净的衣服就行了。

Jony 说我很漂亮的时候我不舒服因为我不喜欢陌生的人说我漂亮。他给我他的电话号码,让我给他打电话,所以我们可能一起去唱卡拉OK、喝酒、吃饭等等。最后他想跟我拍照片。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可是我不想让他难过,所以我说:“当然。”拍照片以后我跟我的朋友一起回家。我边骑车边考虑。去中国以前我知道中国人喜欢看到外国人,因为老外的外表跟中国的外表不一样,可是我没想到中国人那么喜欢外国人。我不是 “A Great American Beauty”我是正常的女人,不太特别。我想中国人以为每个老外都是最漂亮的,可能我也不太特别。

贝若霞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