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没解放人

网络在中国开始使用的时候很多人希望它会解放中国人。学者认为网络会给人自由,因为一有网络,中国人就可以在微博随便写一个句子还促进民主。网络开始的时候,这个想法很对,四年以后,人可以匿名的上网,所以人有更多自由,但是现在中国政府控制网络越来越多。除了有 VPN 以外,住在中国的人都不能查天安门广场的六四事件、毛主度是不好人或者看《纽约时报》。虽然很多学者认为网络应该解放中国人,但是中国政府多控制网络。从网络开始到今天,网络的情况改变了很多,因为中国政府更控制媒,体特别是网络。中国人有很多手法避免审查制度,可是网络还不能解放中国人。

1996年在中国网络开始使用,上网的人迅速地增长。中国人上网的时候就什么都可以看,没有限制。比方说,人可以看《纽约时报》、BBC News、CNN 等等,因为网络开始的时候政府没审查网络的内容。政府没有审查的科技,可是人要用身份证才能上网。但是网络还给人更多自由,因为政府不能控制网络的内容。上网的人常常用笔名写他们想写的信息,就没担心反响。学者认为网络会解放中国人,因为网络给人机会写他们想写的事情。美国大使馆说,“the Internet will almost certainly become a more important, positive force in facilitating the rights of Chinese users to be informed and to be heard。” 网络开始的时候,这个说话是有道理的。人用笔名随便写,不要怕政府的反应。所以中国的上网的人比别的中国人有自由。

可是现在中国政府都审查。中国人不能用笔名随便写,要小心得写博客、微博。今年中国政府通过网络控制的法律。现在人不能匿名地上网,要用身份证和真的名字才能上网。政府说要控制网络,因为想有先进文化,想提升网络文明水评。为了提升共产党的思想政府想用微博。 中国政府说要防止谣言扩散。 所以现在网络的审查比以前更严重。

现在审查制度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人不能看到所有的信息或者写他们所有想写的信息,可是人有很多手法避免审查制度。他们可以用同音写:一个字跟另一个字有一样的发音,可是不一样的意思。比方说,人不能写“骂”字,所以人写“草泥马”代替“操你妈”。这个字有一样的发音,可是有不一样的意思,所以审查的科技找不到这个字。一个人说:“通过拼音、英文、通假、谐音、异体、拆字、空格、加字符等等方式,总可以绕过机器的检索。”[1] 用个这手段绕过政府的审查很巧妙,可是很麻烦。一个人要非常想写一件事情,就用这个手段。

在中国媒体不促进民主,因为中国没有独立的媒体,都是党媒。老百姓不能随便写、说、想,因为政府都控制。一个中国人说:“当下没有相独立的民媒体即使有了大量的市化媒体但它的背后是党媒。”[2] 媒体应该是独立的,没有独立,就没有可靠的媒体,没有机会随便写微博或者自由地搜查,不能有自己的思想。在别的国家网络给人机会促进民主。比方说关于阿拉伯春天,网络很重要,因为人可以跟别人匿名地说话,如果没有匿名的网络,人就不能随便说话。他们已经有革命的思想,可是没有匿名的网络,不能跟别人计划革命。有网络以后,就可以计划革命。在中国,网络没解放中国人,因为政府控制得太多,所以中国上网的人的机会跟阿拉伯人的机会不一样。没有机会匿名地计划革命。

贝若霞


[1] Hecaitou. Jokes about mobile phone jokes. Danwei.

[2] 傅国涌的微波。Retrieved from http://www.weibo.com/1224623833/xAvGm4IXb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